易德轩国易网社区

使用论坛账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极速登录

搜索
查看: 412|回复: 20

为什么讨厌过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3 12: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讨厌,但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发表于 2020-1-23 12: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混的不好
发表于 2020-1-23 12: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爱任何节日,因为我特别喜欢平时的自己。平时的每一天,我都感觉自我完整,目标清晰,价值观坚定,然而在过年这样力量强大的节日里,我只能派出那部分最温和无知没有诉求的自己,把其他充满反抗的部分统统封存起来,伺机再聚。
每当这个时候,我才能清晰地知道自己的人生,喜欢的是什么,不喜欢的是什么。过年总是把我最不喜欢的人生展示给我看,让我清清楚楚,让我再次划出一条界限。如果说我平时还有点糊里糊涂,这个时候却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津津乐道的那些,我一样也不羡慕;而我在意的东西,他们也完全不理解。只是我们不必互相说服,只需和平度过。
熬完最难熬的几天,我们返程回到自己的城市。我打扫卫生,清洗衣物,煮好咖啡,长舒一口气……耐心等待被封存的那部分,前来重逢,再次变成平时那个完整的自己。山高水长,明年再见。
发表于 2020-1-23 12:2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春佳节间的聚会不比平时,相聚不易,氛围正浓,总少不了酒的助兴。

许多人喝酒,总爱推推劝劝,总想要喝的极醉才好,仿佛到了意识混乱杯盘狼藉之时,就可以尽兴而归。

遇上酒品极差的,满口尽是醉话与酒气、席间拉扯推搡不休不止,轻轻松松就让旁人兴致全无。

本是为欢乐而聚,终是由疲累而散。
发表于 2020-1-23 12: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除了一些自己想见的人,还要见很多不想见的人。
发表于 2020-1-23 12: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是一年当中最没有自由且毫无乐趣可言的时间。
发表于 2020-1-23 12: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吃不喜欢的菜,见假惺惺的人,说违心的话,还要听官腔十足的祝酒词。
亲戚间比收入,比买车,比房子,比单位,比单位发的福利......连微信红包都要秀........分分钟要拂袖而去啊。

特别不喜欢过年。家人不像家人,外人不像外人。惺惺作态的一场戏。
发表于 2020-1-23 12: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图书馆不开门。
发表于 2020-1-23 12: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平时连个电话都不打的人,突然间一窝蜂的对你嘘寒问暖,尤其对你的个人隐私(情感、经济状况),带着一股五味杂陈味的窥探,你比他们过的好,他们嫉妒愤恨你,你不如他们,他们不屑轻蔑你。总之,各种人性丑恶,在春节这几天你来我往中,会体现的淋漓尽致。你搭理也不是,不搭理也不是。是该高兴呢,还是糟心呢?
发表于 2020-1-23 12: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你们这么苦大仇深。。。

我就回家坐坐,在五百平米山脚豪宅的院子里晒晒难得的太阳,倍感轻松和解脱。若有其他亲戚问起,我就说,在北京,八千一个月,房租四千,勉强过日子,所以也没有红包,没有给小朋友压岁钱,单身,五年内不打算结婚,大家过个吉祥年。几分钟交代过去,还要怎样?

多跟父母聊聊天,坐一坐,抽根烟喝杯酒,晒晒太阳,过年真的很惬意。

毕竟我已不属于这里,不用多解释,用最简单的话,承认自己是失败人士,没有那么难。

一碰就跳脚,你们真的没有做到一个优秀的失败人士。你们的内心如此脆弱,你们用各式各样的理由标榜自己和第三世界的格格不入,其实只是在掩饰自己无法扎根第一世界的惴惴不安。我见过那些成功人士,开着车家家户户发红包,其乐融融,他们很虚伪吗?未必,真到了那个份上,大约只剩温情了。你们未必不知道。

说了两句重话。大家都是飘萍,孤蓬万里征。愿温柔相待。勃学最温情的一面,大概就是与失败和解。如何和解?承认它,超越它,坦然面对它,所谓向死而在。

今天看了《乘风破浪》,没有什么直男癌,只有一个男人,与过去,故乡,父亲,握手言和。
发表于 2020-1-23 12: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富贵而还乡,如小偷夜行,生怕被人发现。
发表于 2020-1-23 12: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写了一篇文章,可能可以作为对这道问题的回答。

年轻人不爱过年的结构性背景,是扎根于乡村社会与宗族文化年的礼俗,已经不再适应于今天城市化的社会。旧的礼俗不再起作用,新的礼俗还没被创造出来,在这样一个空档期,与其抱怨旧礼俗,不如主动创建新礼俗。

如果不看春晚,除夕我能陪家人做些什么?
2016-02-18 禾木 为什么讨厌过年?-1.jpg
一。
都说年味在乡村最浓,但从我记事起,爷爷奶奶搬出了世代居住的祖屋,搬到了县城。于是,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挤在那栋瘦高的水泥建筑里,就成了我最深刻的“年味”记忆。


奶奶生了六个儿子,在最齐盛那些年,除夕头一天,六个家庭就从四面八方汇聚,小小的屋子顿时炸开了锅。那时我还小,不明白为了这一天,两位老人会提前整整一个月开始收拾屋子、采购食材、准备米酒年糕炸鱼、购买一车的金银纸钱去寺庙祷告。也不明白,在短短相聚的这几天,近30口人的吃饭、睡觉、出行需要多少复杂、繁琐的安排、准备与劳作。

孩童的无知伴随着幸福。身边的大人们熙熙攘攘,做大锅菜、打麻将、去寺庙、拜祖宗,忙忙碌碌。而小孩就像鸟儿放出了笼子,没有作业,没有父母看管,自由自在,莫名亢奋。记忆中的自己脸蛋通红,幸福得有些眩晕,空气里满是香甜。

但这样繁盛的年很快成为了记忆。不知从何时起,小家庭们开始选择在各自的家里过年三十。母亲是我们家最坚持要这么做的人。我当时不理解,甚至有些怨忿,没有了几十口人的热热闹闹,几个人冷冷清清的过节,又有什么趣味?

一直到今天,我才能渐渐理解母亲。理解对她来说,以女主人的姿态,按照自己的意志,准备一次自家的除夕,摆脱完全服务于男方家族的劳作,才是一个小家庭真正从主干家庭中分离的根本标志。
为什么讨厌过年?-2.jpg
二。
从县城的大家庭,到城市的小家庭,除夕能做的事一下子少了许多。
没有了能挨个打招呼的亲戚,没有了打闹嬉戏的堂兄妹,没有了满地跑点炮仗的自由。单元楼里的邻居们紧闭着门,父母埋头准备祭祖贡品,我和妹妹、弟弟面面相觑,除夕似乎一下变得有些冷清忧郁。
于是,吃过年夜饭,一家人围坐在客厅,观赏着电视里播放出的亢奋与热闹,就成了我们除夕节日的核心。

记得很多年前看一本书,作者说,人们对于电视的着迷,大概出自一种对光亮的乡愁。因为阅读和教书的原始语境,就是孩子们围着火堆听族里的老人讲故事。

在封闭、隔离的城市水泥盒子里,电视就像那一团红簇簇的火堆,给了家庭或真实或虚假的充实与热闹。否则,没有了族人与礼俗,那本该热热闹闹的年,该由什么来承载呢?

任何节日都有文化根源,扎根于农村社会与家族文化的“年”,随着城市化的变迁,它的空间、社群、仪式都相继式微。没有了宗祠、没有了大家庭,“年”却依旧要过。
在这个礼俗变迁的空档间,“春晚”顺理成章地进入,成为了新的仪式与习俗。
三。
我一度接受了这样浑噩的除夕。
嗑着瓜子,和爸妈对着春晚节目评头论足一番,把一条祝福短信塞进几百个人的手机,零点时看爸爸放完一卷长长的鞭炮,带着假模假式的欢喜钻进被窝。
那时我已经长大离家,春节于我而言,最大的意义不过是陪伴父母,具体要做些什么,顺着他们的心意就罢了。
但随着离家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开始无比珍惜一年中能够与亲人见面的短暂时光。而这短暂时光的浅薄与空虚,愈发让我难以忍受。
过去大家族聚会,我们的心思都放在了仪式和食物的准备上,后来小家庭过年,我们的注意力又都投射到了空洞难看的春晚上。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把对家庭成员彼此的关注、交流作为家庭团聚的核心呢?
每年过年前,社交媒体上总是会出现许多吐槽和嘲笑亲戚们过年问话的文章,比如这个流传一时的过年对话模版:

叔叔阿姨好/25了/在北京/一个人/没买房/未来看发展吧/基本能适应/感觉还行吧/不用介绍对象/叔叔阿姨新年快乐/我先进屋了

我想,大家其实是渴望交流的,只是我们的对谈模版是这样的贫乏与刻板。这其实是一种从未深入沟通的客套,一种最浮于表面的关心,一种最疏远的亲密。和亲戚之间如此,和父母之间也十分类似。

所以今年,我萌发了将“工作坊”这种我经常使用的工具带回家乡的想法。在过去一年里,除了工作中常常使用工作坊外,我用工作坊形式发起了“焦虑创作坊”的个人项目,让许多陌生的年轻人之间打开心扉,深度交流,共同创作。
这种深度交流,是否有可能在我的家乡和家庭里发生?几年前,我学习了口述史的方法后,曾经回家乡对奶奶做过一次深入的访谈,那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有机会,如此深入、全面地去理解奶奶的一生,从此我更加相信,工具与仪式对深度交流来说必不可少。

为什么讨厌过年?-3.jpg
四。
话虽如此,做起来却真的困难。
吃过年夜饭,大家按照惯例围坐在客厅里,打开了电视。我和男友拿出为全家人准备的礼物,一件件说明缘由,送给父母和弟弟妹妹。接下来,就要开始工作坊的环节,但我还未开口便觉得尴尬——平日里不是家常琐碎,就是嬉笑打闹,在亲密的家人之间,认真、严肃的对谈反而更不容易开启。

我拿出便利贴,和大家说明缘由,希望大家用一个关键词来总结自己过去一年最大的改变,并写在上面与大家分享。不出意外,大家都露出了尴尬又羞涩的笑容:
对父亲来说,总是以权威面孔出现的他,要在小辈面前袒露心扉,并不容易。所以他笑着让我们“给他汇报”。
对弟弟和妹妹来说,要在平日里总是要顶嘴、逆反的父母面前说些真心话,也是难以想象,“这不适合,别搞这些”。
一阵尴尬的沉默,大家的不适让我清晰地体会到,在我们传统的家庭文化里,袒露自我是一件多么罕见而困难的事情。

突破点出现在母亲身上。她几乎是毫无障碍地,写下了“忙了”两个字,然后和我们讲述她过去半年开始做一些小生意的故事。
为什么讨厌过年?-4.jpg
这让我十分吃惊,因为我甚至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母亲一直是家庭主妇,在平日的电话里,母亲只会问我的吃饱穿暖,我问她一些身体情况,从没有想到她竟然默默开启了自己的新事业。
在母亲的带动和我的主动讲述下,大家终于逐次开始分享。妹妹的分享也让我印象深刻,她说自己最大的改变是“心宽”。我惊讶于刚20岁的她竟用了这样一个词,我也是第一次听她叙说找工作压力之下如何调整心态,决定看重尝试,不再害怕试错的过程。

尽管十分艰难,这一轮的改变分享还是让我前所未有地体会了家人在过去一年里的经历。但我也意识到,这样理性的工具未必最适合于目前大家的沟通习惯。于是,我们尝试了“只言片语”这款纸牌桌游。
五。
我告诉爸妈,我们要玩一款“年轻人的麻将”,刚才还表达迟缓的爸爸顿时来了兴趣。我们略略调整了游戏规则,把每轮游戏的奖惩转变为用微信给彼此发红包,气氛一下活跃了起来。

我们特别挑选了“只言片语”这款桌游带回家,就是因为感受过它以游戏的方式,促进对彼此了解的魔力。几百张纸牌上画着不同的画面,这些图像替代了理性的文字,成为更友好、有趣的媒介。

每一轮,由一位庄家根据自己手中的一张图片出题,用只言片语来形容这张图片给你的感受。接着其他玩家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一张能够表达与庄家图片类似感受的图片,大家的图片混杂起来,由玩家们来判断哪一张是庄家真正打出的纸牌。

接着,才是这个游戏的高潮,大家来分享为什么选择这张图片,这张图片给了你什么样的感受,通过彼此的阐释,我们能够理解到彼此对事物的看法、观感。
为什么讨厌过年?-5.jpg
在妈妈坐庄的一轮游戏中,她出了“父母会变魔法”这样一个主题。最后揭示图片时,图片上是一位白袍老人,站在一个魔方之上。
妈妈说,父母就是魔法师,家里上顿不接下顿时,他们就总能从这些小柜子里给你变出吃的来,那是他们平时费尽心思节省下来,藏起来备着的。
我们一阵沉默,又忍不住为这样漂亮的阐释拍手。
第二天晚上,爸爸收拾好了沙发,开始招呼我们,“快来玩游戏呀”!

是的,没有春晚,也没有麻将。有妈妈的故事,爸爸的笑容,弟弟妹妹的投入。
扎根于农村的旧习俗已经面临断层,父母也渐渐老去。新习俗的建立已经是我们的责任,如果不希望“春晚”成为习俗,已经长大成人的我们,的确不应该再畏惧做一个新习俗的创造者了。

如果你也在“创立新习俗”的路上,欢迎与我联系。我是禾木,人类学研究员一枚,用工作坊的方式发起、解决、创造过各种项目、问题和作品。微信公号Hemuworkshop
发表于 2020-1-23 12: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的关心。又一个年终于过去了,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里窃喜今年结婚后我就顺理成章不用再回家过年了。
还是老样子,爸爸几乎天天不在家,我在家的五天时间里我们只说过三句话,至于他和妈妈,已经到了互相无视的地步。我知道这种表面上的平和是因为我回来了。爸爸又一次动手了,在跟妈妈要钱无果之后,还好其他人及时拉开,爸扔出去的镇纸才没有砸到妈妈头上,不然真的不堪设想,地上都被砸出一个坑。爸是家里的炸药,我不在家的日子,不仅妈妈,叔叔也差点被打。我严重怀疑他不仅是更年期,而是精神出了问题,大姨建议我和妈妈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妈妈说,不能这么对他,毕竟他是你爸。听到这句话我总是没来由的一阵恶心,只要提供一颗精子就配当父亲吗,那做父亲也太容易了。他自认为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是的,表面上看也许如此。那是因为他不知道我高中的一个暑假曾经偷偷翻看他的手机,不堪入目的照片,想起来就抑制不住的恶心。他更不会知道,我订婚那天他骂我的那些恶毒的话,好像荆棘一样在我心里生了根。是的,是他挣钱把我养大,我没有权利做伤害他的事,可每次看到他在我面前道貌岸然的样子我就是无法抑制的厌恶和恶心。心里的愤怒已经快忍不了了,总有一天我会撕破他的假面,吐在他身上。再有下一次,他就完了,我发誓。

====分界线====讨厌过年是因为不想回家,不想回家是因为我的那个家,负能量太多了。我好不容易逃离出来,在这个新地方扮演正能量天使的角色,一回去很难不被打回原形。
在那个家里,早就没有我的位置了。妈妈总是在抱怨,抱怨爸爸游手好闲不干活抱怨奶奶一点小病就大呼小叫抱怨叔叔不争气老是给家里添麻烦,抱怨我怎么这么不关心她找了对象忘了家,抱怨我老公为什么不给我买几件像样的衣服,抱怨我老公家人太抠门不给我钱。爸爸总是皱着眉头,一不高兴就骂人,只有在跟他那帮朋友吹牛抽烟喝酒打牌的时候把嘴咧大发出哈哈哈的声音,但那种笑,看得我心里一阵发冷。不管三十初一,爸总是和所谓的朋友在一起过,我怕他初一早上匆匆离家的时候奶奶问我,你爸去哪了。我怕自己无心的一句话触动妈妈敏感的神经;我怕自己不小心惹的爸爸不高兴让他发火;我甚至不敢给老公打电话,怕他们听到不高兴;我怕爸妈因为家里的事吵架,恶毒的言语仿佛恨死了对方,我心里很想说,不想过就离了吧,很努力的控制住自己不喊出来;他们总是教我一些错的经验,教我如何去管住对方,教我不满意就一脚把对方踢开,教我如何在对方家人面前摆架子,我很想吼一声:看看你们自己的婚姻吧,这就是你们的自私造成的恶果!每次都要很努力的忍住。
我承认我很懦弱也很笨,找不到让每个人都高兴的方法,每次只会越努力越把事情搞砸。在那个家里,我甚至没有独立的房间,爸妈早就分居了,我回了家只能和妈妈挤一张床。爸爸出去吃喝玩乐的时候,妈妈想发脾气没有发泄对象的时候,我只能小心翼翼的避开所有人,自己默默的找个角落玩手机,而这时候往往会突然被吼一声:光知道玩手机!我下意识的说,你吓了我一跳,妈妈会故意提高音量说你胆子就那么小吗!以此来激怒我,和我吵架发泄她的怨气。
从我上了高中和姥姥生活在一起后,姥姥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外公去世后,姥姥一直一个人住,爸妈要回老家去了,说把姥姥接来照顾你吧,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那个家我没有发言的权利。高中那三年姥姥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在我最脆弱难过的时候包容和安慰我,总是对我笑着。那时候我不懂事,觉得爸妈抛弃了自己,学习压力也很大,有时就会把气撒到姥姥身上,可姥姥从来不生我的气,全心全意照顾我的生活,甚至连内裤都给我洗。后来我上了大学,姥姥又往前走了一步,找了个新老伴:王爷爷。他和姥姥感情很好,却在五年前脑血栓瘫痪了,妈妈和姨们都让姥姥放弃他,姥姥却不,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没有一句怨言。姥姥过不惯城市的生活,家庭聚会的时候也总是放心不下王爷爷。我恨自己分身乏术,为什么不能多去看看姥姥,恨自己没本事,连百十块钱的油钱都要精打细算。
我非常厌恶各种传统节日,尤其是春节,因为它们一次又一次的提醒着我,我没有家了。
发表于 2020-1-23 12: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要浪费宝贵的时间、宝贵的精力到毫无意义的仪式上?节日不是用来放松的吗?为什么搞到比平时周末还累?
还有所谓的「亲戚」,我不认识你。我见到他们的时候完全是陌生人。真的。
还有所谓的餐桌文化,非常讨厌。我发誓一辈子不喝酒,原因之一就是这个(另一个则是恐惧——失去心智的恐惧)。
发表于 2020-1-23 12: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我来说,过年是件再假不过的事了。
发表于 2020-1-23 12: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最怕小孩捂着耳朵冲你笑,你他妈还不知道炮在哪儿。
发表于 2020-1-23 12: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要一遍遍回答七大姑八大姨同样的问题,要忍受父母的嫌弃和熊孩子的调皮,过个年,好心累~
老子只想放假!
为什么讨厌过年?-1.jpg

https://www.zhihu.com/video/1102626799338536960
更多搞笑短视频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妖都学长】,抖音@妖都学长、 @妖都龙学长、@妖都智学长同步更新中~
发表于 2020-1-23 12: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对话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1)春节饭桌上

阿姨:“你有女朋友了吗?” 小明:“阿姨吃菜。”

阿姨:“几时结婚啊?” 小明:“阿姨吃菜。”

阿姨:“几时要娃啊?” 小明:“阿姨吃菜。”

阿姨:“在哪工作啊?” 小明:“阿姨吃菜。”

阿姨:“工资待遇如何啊?老板同事好不好啊?” 小明:“阿姨吃菜。”

阿姨:“房子买多大?学区好么?孩子在哪上学?学校水平如何?学费多少……”

小明:“阿女……”

(2)饭后,小明拿出手机在微信好友群吐槽自己在饭桌上遇到了一个奇葩傻逼的亲戚,说话极为大声,一点都不懂尊重个人隐私……众人纷纷表示赞同,还相互抱团吐槽了自己的奇葩亲戚。

这就是众人讨厌过年的原因。
为什么讨厌过年?-1.jpg

———————————————吐槽分界线———————————————————————

因为成长于新时代的年轻人的价值观念和传统社会观念不太一样,倾向于自由的他们不太喜欢被传统人情关系共同体束缚,这其中体现的是新旧观念的冲突,同时还有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的时代背景。

他们讨厌的不是过年本身,而是讨厌那些以过年饭桌上的那些亲戚为代表的传统观念。

后工业时代,科技的进步与经济的高速发展,使得人们得以逐步摆脱长期物质匮乏的历史状态,个体独立性逐渐提高,人们在满足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开始追求独立自由的生活,崇尚个体自由和自我表达,具有强烈的自我实现需求,他们极度不喜欢集体的约束和绑架,认为集体会抹杀自己的独特个性。

与此同时,高度依赖于农业经济基础的传统私人社会结构逐渐解体,基于血缘的宗族人情关系约束开始式微,传统农业社会里基于血缘和人情关系的认同形式被基于价值观认同的观念共同体形式所取代。

新时代的年轻人的观念认知严重依赖于公共场域的观念认同形式。

而与此同时,老一辈的人仍然坚守着传统社会的价值观念,极为看重家庭、宗族、血缘和人情关系共同体,看重集体主义,没有太多群己权界观念。

平时这两拨人不互相往来而相安无事,最多也就是微信群和朋友圈里长辈热衷转发的鸡汤谣言被年轻人所不齿。

然而过年期间,他们在春节饭桌相遇遇,于是冲突自然不可避免。

在此过程中,在农业社会生长起来的长辈们利用长幼差序和话语强势的地位以“逼婚”等形式行使自己的所在的父权社会结构的地位权力。

而在工业时代出生和成长的新生晚辈则是通过教育、书籍或互联网等方式获得新的价值观念,逐渐摆脱原有社会关系与传统观念的影响,而更倾向于以互联网为主要载体的公共场域中的基于价值观念的认同,因此通过后者建构起来的身份认同和观念认知会在重新遭遇传统的血缘社会圈子时会引起激烈的观念冲突。

前者利用长幼尊卑与宗族等级的优势地位进行话语压制,后者则通过在公共场域将前者诉诸“不正当”来批判,将旧的传统观念进行话语贬低,并进行相互抱团和文化情感共鸣形成强大的价值共同体,以消弭前者的话语权优势和权威地位。

新旧时代的观念冲突使然。
发表于 2020-1-23 12: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中国由以前的阶层稳定状态变迁到现在阶层剧烈震荡的年代,价值观标准极其单一。面临这单一价值观考验的人,自然倍感艰辛。而过年,就是集中考验的时刻。

以前农民的后代大抵还是农民,工人的后代大抵准备进厂子接父母的班,大学生还非常罕见。并且人员流动不大,都在本乡本土,你和亲戚朋友之间互相都知根知底,所以也没什么好比较的。过年是真正的放松,享受食物,新衣服,欢乐的气氛。

现在,物质爆炸让大餐新衣服的吸引力直线下降接近于零,社会经济的飞跃又给了很多人与自身并不匹配的期望。大部分人一年时间都在外面,过年回家就是对你在外成果的一次集中审视,考核,评价。这种审视既有外部的,也有你自己内心的自我观照。过年的每一个场景,都随时会引发你的焦虑情绪。

过年要给家人买什么礼物?买多贵的?要不要给父母钱?同学结婚了要不要去,包多少钱合适?亲戚问一个月赚多少要不要回答,怎么回答?怎么回应自己还没找男(女)朋友的事?有了男(女)朋友的怎么回应在一起这么多年还不结婚的事?怎么回答啥时候买房,买在哪?要不要去参加同学聚会,人家都开车去我打个车会不会很寒碜?看不惯那些所谓成功同学的嘴脸怎么办?这些问题每个都让你感到折磨。

过年就跟同学聚会一样,亲情,友情,同窗情都只是一个美好的幌子,实际上成了一场社会地位的鉴定会。 成功者自然春风得意,享受羡慕追捧。失意者,想闷声发大财而不可得,随时要接受评判,虽然这种评判未必会宣之于口。你突然发现自己变得敏感,焦虑,容易沮丧。你为了面子不得不吹很多牛硬撑,但这也并不让你感到愉悦。

按大众的观点来说父母之爱是最伟大无私的,但他们对你也有无数期望。二十年来不间断的在你身上投入,现在到了收获果实的时候。当这种果实并不存在,他们会难掩失望,而你会满怀负罪感。当然父母的素质各有不同,差一点的会说不好听的话,好一点的会逼迫你做各种不想做的事情。哪种都难称愉快的体验。

到最后,你会无比怀念自己远在千里之外的那一方小小的天地。在那里,你可以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在那里,没有无穷无尽的考验。直到下一次新年来临之前,你都可以默默无闻的做自己。

这真是“莫道还家便容易,人间多少事堪愁”。

相关问题: 如何在春节礼貌拒绝一些亲戚不想回答的问题https://m.zhihu.com/question/39919711/answer/83898274?group_id=805398429953048576
发表于 2020-1-23 12: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拼命逃离的价值观,突然一下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向你涌来。
发表于 2020-1-23 12: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已经从物质短缺时代的消费主义模式,转变成物质充裕时代的人际关系模式。讨厌复杂人际互动的人,自然就会讨厌过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回手机版|论坛帮助|易德轩网 ( 鲁ICP备20005112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0-12-4 05: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